歡迎訪問黃山市教育局網站!黃山市人民政府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名师工作室 > 齐胜利工作室 > 正文

“更”教育 “更”数学

作者:齐胜利教育名师工作室 俞国辉     发布时间:2018-12-13 07:53:29     信息来源: 市教育局     浏览次数:138
【字體:

 

在“城鄉差距”“區域差別”的氛圍呆久了,便覺得這種差別是正常的——上海與黃山乃至安徽的教育差距是正常的;二十多年的教育教學“經曆”、教學改革“經驗”,對自己的教育教學理念頗有自信——上海只在硬件設施優于我們吧。

2018年11月上旬有幸參加市名師工作室赴上海的學習活動。前後三天,時間很短也顯緊張,活動安排卻是豐富、緊湊的;雖“走馬觀花”,但所選的四個地點(四季教育、華東師範大學教育學院、華東教育出版社、晉元高級中學)、四次交流卻窺見上海教育、上海數學教學的冰山一角。

我們之間的差距在哪?

一、從“有效答案”看教育。

“四季教育”是一個校外的教育機構,與機構工作人員小半天的交流也只能止于機構一些常規的工作,工作人員的表述是謙遜的。在談及機構在處理學生的“校外”知識學習上,工作人員例舉“如果80%的學生計算5+2的得數是‘8’,那麽這個‘8’就是‘有效的答案’”。不正確的卻是“有效的”的定位,無形中告訴我們,這群人對教育的追求——“本真的”教育。80%意味著共性的錯誤,“錯誤原因在哪”,“共性原因”抑或有“個性原因”機構會專門進行收集,這種收集是不限于到機構學習的學生,從片段的語言中,能夠感受到爲了收集這些信息,他們會走進各類的學校。機構內的教師會對這種“錯誤”尋求“原因所在”、尋找解決方案,他們是有“優勢”的,爲了尋找解決方案,他們與教育學院聯系密切。“能解決學生這個錯誤,你就是解決這個問題的專家”。這個舉例能夠驗證四季教育“輕負擔、高質量”的宗旨。這種“輕負擔、高質量”又何嘗不是對“本真”教育的追求。“以人爲本”,關注“個性差異”,這能夠诠釋“良好”的教育。

同行的,有教師有感而發:一位教師寫“論文”說自己爲了教會學生某個知識,反反複複講了多遍,學生終于“會”了,論點竟然是“反複講”。其實,有此“論點”的教師不在少數的,“我都講了這麽多遍,你還不明白?”“提出問題,學生兩眼茫然。”……如此種種抱怨,無不是最好的證明。這些老師的“有效答案”應該就是書本上的標准答案了,何嘗從學生——“人”的成長、教育的角度做出思考。


二、從關注“數學文化”看數學教學。

華大師範大學教育學院汪曉勤教授有著很強的教育工作者責任感,“孩子在大學裏問題很多”,當然,他是從數學學習的角度說這句話的。他用老校長劉佛年的遺訓“教育工作者要深入實際,參加教育工作的調查和學校的教育實驗”來說明自己在進行的事情。“東方有數學,西方有數學,東西方都有數學”,數學是一種文化、多元的文化。汪教授與各種學校聯系,與教育機構聯系,引導教師開展“數學史與數學教育(HPM)的課例研究”。他用“函數概念”“棱柱的定義”“質數與合數”“圓的初步認識”等內容的課例,闡述自己研究的情況,那是我和同行都很熟悉的教學內容,但汪教授引導教師從“曆史”、從“文化”上找到教學的切入點,從數學知識的發生、發展處入手開展教學,我們感受到這種課堂教學的“厚實”。

“數學不是天上掉下來的”汪教授說。汪教授的“課例研究”是“曆史的”“文化的”角度去尋找學生的認知起點。個體的認知發展可以看作群體認知發展的重現,汪教授從群體認知發展解讀學生的認知發展,課堂顯得“厚重”“有靈魂”。

多年的課改,很多教師在課堂活動、課堂形式上大做文章,“蹦蹦跳跳”“快快樂樂”一節數學課在“熱鬧”中結束了,美其名曰是對教學過程的注重。何成想到“過程”是對數學知識發生、發展的經曆與再現,是對其蘊藏的數學思想方法滲透與參悟。


 所去的四個地點、人物多少與華東師範大學有著淵源,或許他們是爲了踐行劉佛年校長的遺訓“教育工作者要深入實際,參加教育工作的調查和學校的教育實驗”。


【關閉窗口】 【打印本頁】
上一條: 幽蘭在行知小語的沃土上綻放 下一條: 程楊木名師工作室主持人爲祁門縣初中語文教師作專題講座